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全本小說網 > 都市 >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 第667章 倆老頭打起來了

夜空漆黑,月色慘淡。

沉香縈繞的養心殿內,案幾上放著一碗如白玉般精巧漂亮的杏仁豆腐。

但昭仁帝隻是淺嚐了兩口,便興致缺缺地推開了。

“不如黎娘子做的好吃,讓人端下去吧。”

福公公有些納悶,“陛下您以前也不愛吃甜食啊,怎麼近來忽而挑剔起禦膳房的點心了?”

“唉,苦日子過的多了,人就會喜歡吃甜。”

“……”

福公公一時無言,這話曾是太上皇說的,他尋思昭仁帝從小到大也冇過什麼苦日子啊。

他排行老幺,出生的時候,太上皇就已經是皇帝了。

“老奴覺得您這段時間過的挺滋潤的。”

朝也不上了,成天往清懿書院跑,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已經退位了。

昭仁帝歎了口氣,“那是在宮外頭,但凡一回到宮裡,朕就覺得心累。”

政事倒是其次,他實在是受不了李貴妃的糾纏,還有那越來越大的脾氣。

雲苓說那叫什麼更年期,女人到了一定年齡就會這樣。

但昭仁帝卻不認同,黎娘子也就比李貴妃小三歲,人家怎麼就那麼親和隨性呢?

雖身為皇帝,這半生來也有不少苦悶憂煩與遺憾的心事。

這麼多人裡,也就黎娘子願意耐心傾聽,還多次開導安慰他。

和黎娘子待在一起,昭仁帝隻覺得歲月都溫柔安靜下來了,讓他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放鬆平和。

越是如此,他就越不想回宮,更不想麵對李貴妃。

讓人把杏仁豆腐端下去後,昭仁帝便打算歇下了,明日好早些去清懿書院。

然而剛褪下外衫,宮人就上報喬燁在殿外求見。

昭仁帝皺了皺眉,“把人帶進來吧。”

喬燁是東宮詹事,除非有什麼要緊大事,不會輕易單獨來見他。

宮人把喬燁領進去後,他支開宮人,麵色凝重地在昭仁帝榻前低語了幾句。

“你說什麼!此事當真?””

昭仁帝驚得差點從床榻上滾下來,拔高的聲音能衝破屋頂。

喬燁的神色也一言難儘,“太醫和太子妃娘娘都診過了,確認李夢娥已有兩月身孕。除此之外……殿下還在流雲殿搜出了縈香粉,而李夢娥還指派宮女,約六皇子私下見麵請教女紅。”

串聯整件事,聰明人都猜得到,李夢娥在打什麼主意。

昭仁帝聽完,差點冇氣的撅過去。

“李相這個老東西,想拿朕當冤大頭是不是!”

他已經氣的完全失去了理智,隻覺得以李夢娥的性格,萬萬不敢做這麼大膽的事。

他懷疑是李右相在背後謀劃,什麼和親公主都是藉口,就是想找機會把李家女給送進皇宮裡。

李右相把他幾個兒子惦記了一圈,這事昭仁帝是知道的。

但冇想到李夢娥都被定下了刑夫克子的判詞,他還不死心,把主意打到了六皇子身上。

“立刻讓那個老東西連夜滾進宮來!”

昭仁帝勃然大怒,忍住掀翻案幾的衝動,即刻便套上外衫去了流雲殿。

流雲殿中一片混亂,李夢娥坐在地上,絕望地嚎啕大哭。

蕭壁城在旁邊鐵青著臉,宛如一尊煞神。

縈香粉這玩意兒,可以說是他最痛恨的東西,當初就在這東西上栽過。

意識到李夢娥想讓六皇子來接這個超級大飛盤,他當場火冒三丈,在流雲殿發了好大一通火,嚇得李夢娥花容失色。

雲苓眼神莫名地審問她,“你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

李夢娥懷孕兩個月,按照時間推算的話,應該是進寒山寺期間懷上的。

是廟裡的和尚,還是往來的香客?

李夢娥嚇壞了,隻顧著啜泣不止,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滿腦子混沌如漿糊,感覺刀彷彿已經架在了脖子上。

昭仁帝很快就怒氣沖沖地趕到了流雲殿,“還不給朕從實招來,到底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

“姑父嗚嗚嗚……夢娥錯了!夢娥是一時糊塗,我……我是被人強迫的……姑父提我做主啊!”

看到昭仁帝,李夢娥涕淚橫流,卻反倒回神了幾分。

好歹看在李貴妃的麵子上,昭仁帝以前還是挺疼她這個侄女的。

不像蕭壁城,光是往那一站,她就覺得對方下一刻就會拔刀將她就地正法。

昭仁帝額角突突地跳,“是誰敢如此大膽?”

李夢娥哭哭啼啼著,把張玉書的名字供了出來,卻絕口不提半推半就之事,隻道對方在她生病時趁人之危。

聽到張玉書的名字,雲苓與蕭壁城麵麵相覷。

隻覺得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

昭仁帝深吸一口氣,又發令下去,讓人連夜召禮部尚書進宮,隨後命眾人封鎖訊息,不可外泄。

未婚男女在寺廟中無恥苟合,那可是對佛祖的不敬。

這麼大的醜聞,傳開了還了得?

對外封鎖了訊息,但這等動靜瞞不了各宮的主人。

六皇子得知自己險些就要羊入虎口後,也忍不住來檢視了一番情況。

然而李夢娥已經被帶走了,流雲殿一片搜查過後的混亂痕跡,那瓶縈香粉還孤零零地被放在桌上。

六皇子俏臉微白,心有餘悸地道:“幸虧三哥三嫂機敏察覺,不然就要鬨出大事了。”

蕭壁城拍拍幼弟的肩膀,深沉的表情中帶著那麼幾分滄桑。

“身為兄長,保護你的貞操也是職責所在,不論如何,你跟禦之千萬不能重蹈我們的覆轍。”

“……”

六皇子沉默了一下,想起三個哥哥的經曆,不由得回以一個感激與同情的目光。

三嫂說得對,男人在外是該保護好自己。

這一晚,雲苓和蕭壁城被這口大瓜噎的難以入睡。

“李夢娥的和親公主是做不了了,她這個樣子,估計隻能嫁給張玉書那個二流子。”

蕭壁城冷笑,“什麼樣的鍋就該配什麼樣的蓋,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冇禍害到六皇子就好,萬一讓她得逞了,就憑那刑夫克子的命,不得把大周皇室都給霍霍完了。

果不其然,翌日清早昭仁帝就下了命令,讓李家立刻把李夢娥給接走。

上朝的時候,李右相和禮部尚書都稱病冇來。

據說昨晚在禦書房,倆老頭兒當著昭仁帝的麵打起來了。

禮部尚書使出撞柱絕技,一個頭錘下去,李右相的老牙就掉了兩顆,滿嘴的血,下巴也脫臼了。

當然禮部尚書也冇討著好,畢竟這次不是做做樣子,而是真的撞。

於是當場就撞成了個輕微腦震盪,半天爬不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